lellle

【旭润】与数晨夕(章1-沉暮)

宁静的夏天:

x 私设爱过,恨过,双向暗恋。


x 冲突只有杀亲之仇和夺权,不涉及bg。


x 涉及生子、R18内容


——


璇玑宫烛火长明,天帝润玉已不记得自己被囚禁在此多久。


 


应龙一族繁衍不易,却不论男女皆可受孕。他早先察觉体内有异时还作侥幸,但腹中之子吸食着他的灵气一日日长大,轻袍下微隆起的弧度再不许他自欺欺人。


 


兄弟阋墙,被迫行苟且之事,这般留下的孽债纵是降生于世也是不幸。




虽然这样想着,但每每欲运功堕去胎儿时仍是舍之不得。就这么拖着缓着,不知不觉孩子已会微微作动。润玉纵感日渐衰弱,却耽于腹中孩儿给这寂冷宫殿带来的一丝亲情之暖,竟也满足。


 


直至近日,许是由于灵力已近枯竭的缘故,腹中孩子开始闹腾得厉害。




又是一阵急痛。润玉拧紧了眉弯下腰去,想要安抚不安的孩子却无奈双手被锁,只扯得禁链一阵阵碎响。他本以为这痛与前几次一般会慢慢平复,却不料潮水般的绞痛愈演愈剧。




冷汗顺着鬓边不断滑落,听见门外隐隐传来的脚步声,润玉只能高仰起头,颤抖着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痛呼出声。


 


旭凤进来时只见润玉一身青衣坐在床边,许是看到了自己情绪激动,喘息都不稳的天帝忽然起身。锁链立刻被扯到极限,润玉挣扎着半身前倾,定定望着旭凤持剑缓步走来。


 


心知两人仇隙无可化解,但亲眼瞧见那人的漠然眼神仍是承受不住,润玉只觉胸口血气翻腾,几乎站立不稳。


 


不如就此了断吧,他想。


 


眼前披发乱服的笼中囚和从前清冷温润的夜神大殿已全然不似一人。细看过去,或许只余眸中点点犟色依稀未改。


 


自用强后又把人囚禁起来,旭凤一直在想再踏入璇玑宫会是何种情形,如今耳边的声声求死倒是有了答案。


 


他神色不动,心头却起无名火,赤霄出鞘,抬手一指,剑尖便抵在男人半裸的胸前。


 


“杀了你…岂能有这等好事?天帝一向谋虑深远,前让老君来寻我,后便让我亲手杀你,不知是留有什么后招?”


 


言语之寒尤胜利剑,润玉只觉浑身泛冷,更无生意。他微闭了眼,似要开口时却毫无征兆向前一撞,旭凤收手不及,赤霄刺破胸膛,立时鲜血透衣,青衫染朱。


 


剑已入体一寸,若非润玉气力虚弱加之锁链牵制,此刻他已赤霄穿心,死在旭凤面前。


 


旭凤脸色发白,收剑负手,指尖竟克制不住地微微颤抖。


 


好在润玉注意不到这些。他踉跄跌回床榻,一手支撑着床沿,低垂着头,却没有倒下。


 


殿内一时沉默。


 


良久,润玉才慢慢抬头,望向旭凤的眼睛,轻声开口:“从头到尾,皆是我一人之过,与众仙无涉。”


 


旭凤见他尚能说话,心中暗松了一口气,嘴里却依旧不饶人:“事到如今,天帝莫非还以为,人人都是你手中的棋子,任你操纵摆布?”


 


润玉不答,垂眸低头。


腹中疼痛不止,心口又添新伤,他已无力再与旭凤言语,只能沉默。


 


旭凤却只当他无话可说,赤霄剑再次举起,架在那纤细的脖颈旁,继续质问:“你以为天帝之位是什么,想篡便篡,想弃便弃。卧薪尝胆几千年,如今万世骂名也不顾了么?”


 


润玉心中苦笑,想说他之前所思所谋皆为私怨,虽得报仇雪恨毕竟扰天界安宁,现下由旭凤除掉暴君拨乱反正,可谓水到渠成。


 


但话绕齿间却又咽下,开口已是另一番说辞:“我孑然一生,又何惧身后骂名。弑父篡位,幽禁天后……”,他抬眸深深看进旭凤眼底,无情字眼一个个从薄唇中吐出,“我至今不悔。”


 


旭凤脸上终于带了怒容,弑亲之仇是两人间刻骨的恨,每次提起于人于己皆是噬心之痛。


 


看到旭凤眼中的恨意,润玉无意义地渗出些笑。下一刻,便被怒极的凤凰狠狠地压到了床上。


 


双腿被粗暴掰开,润玉下意识想去护住小腹,却无论如何挣扎也逃不开旭凤的掌控。他疯狂扯动锁链,苍白腕间很快被磨破了皮,鲜红的血沿着小臂蜿蜒而下。


 


旭凤眸色一暗,挥剑斩断锁链,自己钳住了那对双细腕,压在头顶。他俯下身去,沿着润玉身上的血迹细细舔舐过去。


 


链接直接看p2


 


不是错过,是过错。


是你我都看不破。




——




下一章


——


被首页刷屏想开车,只补了散发戏份的15分钟,


人物理解肯定不到位,


ooc请轻喷,跪下.jpg

评论

热度(17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