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llle

【瑜昉】溯洄

廿 一 与 三:

背景经不起深究


结局可能也没那么完满


先放一点点






1


 


 


“他比太阳更温暖,比月亮更温柔。不知道下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,也许我该主动一点,向他索要一个收信地址。”


 


 


尹昉因为床的震动醒来,他揉揉眼睛,发现罪魁祸首是白鲸。这只白鲸他养了九个月零六天了,浅灰色的鱼身接近两米半,撞上床沿的力道像个壮硕的成年人。午睡前尹昉没有细数鱼房里鲸的数量,大概在他关上鱼房的门之前,白鲸就偷偷躲起来了。


 


白鲸悠悠游开了。尹昉从床上下来,看着窗外银丝般坠下的细雨,准备煮一锅汤当晚餐,丢入胡萝卜洋葱番茄土豆,加点盐和黑胡椒粉。


 


厨房里只剩下一根胡萝卜了,裹着北非的泥土,无忧地躺在竹篮里。


 


尹昉觉得饿了,在亚麻单衣外披了一件羊毛外套,加快脚步去开了鱼房的门,那几只成年或未成年的鲸争先恐后地往外挤。


 


“这次不要再撞到书架了,”尹昉摸着小须鲸,“收拾起来太累人了。”


 


它还小,不到三米,像个幼年的孩子那样顽皮,没等尹昉说完就甩甩尾往天花板游去。上个月当地人把它送来时,尹昉有些犹豫——家里快没有空间饲养大型的鲸了。


 


但他还是收下了,让它和另外六头鲸生活在一起。


 


雨势见收,尹昉没有打伞,裹上了湖蓝色的头巾就出了门。


 


菜场在离家脚程十分钟的市集里,那儿还有卖铁匠打制的小玩意儿,绣着花卉植物的长袍长裙,女孩们藏在枕头底下看的爱情小说,生活中需要的、想要的、几乎都可以找到。通常价格也不高,一旦超过十个银币,就很难找到称心的买家。


 


尹昉快步穿过叫卖的小贩,到了摆满蔬菜的摊位前。摊位有一部分露在雨棚外面,使得那些蔬菜滚着澄澈的泪珠,楚楚动人的样子。他挑挑拣拣,只准备买今天要用到的食材,因为被剩下的食材总是很无聊,脏兮兮的,入锅或多躺几天好像对它们都构不成威胁了。


 


“买这些菜,晚上准备做什么呀?”


 


当尹昉挑完番茄正在挑第二个土豆的时候,听到了中文,下意识地认为是在和自己说话,于是抬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。


 


是一个比自己高了小半个头的男人,笑起来露出虎牙的样子又像个少不经事的男孩。男人一手撑着被细雨濡湿的木板,一手打着伞,稍稍地往尹昉那儿倾斜了一点。


 


“随便做个汤。”尹昉对他笑了笑,低头继续挑土豆。


 


他猜这是一个冒险家,从东方乘着巨轮游玩至此,想尝尝书中所说的西洛克风的滋味,却闻不到自己土色的头巾上还残留着茉莉花香。


 


男人随着他的脚步移动,伞仍向他倾斜,“是把菜都丢到锅里,加点盐和黑胡椒粉的汤吗?”


 


“对。”尹昉有些诧异,男人的语气很轻松,好像这也是他的习惯一样,于是又看了他几眼。


 


男人这时的视线又转移到蔬菜上面去了,大概因为没有顾上伞,右边的衣袖被淋湿了一大半。他伸长手臂抓出了一个洋葱,掂了掂,递给尹昉,“这个大小差不多。”


 


尹昉觉得他奇怪,但还是接过那个洋葱,道了声谢谢。


 


男人不再说话了,尹昉挑着菜,能感受到他的视线在菜和自己的脸上逡巡。偶尔的,男人会为他挑一个看起来漂亮喜人的蔬菜。


 


结账后,尹昉抱着纸袋,看着男人,不大的伞缩短了两个人的距离,他不得不略微地仰头看着这个直着身子的男人,“谢谢。玩的开心。”


 


“我会的。”


 

离开摊位后男人没有跟上来,这让尹昉松了一口气,这件事来的实在有点莫名其妙。







tbc.



评论

热度(24)

  1. lellle廿 一 与 三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