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llle

【瑜昉】漂流教室

墙纸:

黄景瑜嘴里叼着个橡皮筋,手忙脚乱地给闺女扎头发。

坐在煤气上的水开了。

比利急的吐着舌头满屋子乱转。

黄喵喵尖叫:“黄景瑜!你又弄疼我了!”

黄景瑜给她歪歪扭扭地扎了个尾巴,一迭声地跟闺女道歉,鞋都来不及穿,光着脚跑去厨房关火。

他忙忙碌碌,冲奶煎蛋,伺候了祖宗吃完早饭。

又踢哩哐啷地送黄喵喵去上学。

黄喵喵穿着裙子坐在门口穿鞋。

黄景瑜给她扣了顶小红帽。

嘴里咬着个包子,扶着墙穿鞋。

黄喵喵看他一眼,有点气馁:“黄景瑜,你又忘拿书包了。”

黄景瑜闻言一愣,连忙甩了鞋,风一样地冲进卧室,又拎着个红书包,风一样地冲了出来。

他边给黄喵喵背书边蹬上左脚的球鞋:“快点快点,上学要迟到了。”

黄喵喵说:“你忘记早上要丢垃圾了。”

黄景瑜又是一愣,舍不得脱鞋了,翘着一条腿,蹦进了厨房,拎着袋垃圾,又蹦了出来。

客厅里的莎莉鸡闹钟咕咕响了几声。

早上9点整。

黄喵喵朝黄景瑜喊:“黄景瑜!我又要迟到了啦!”


园长带着尹昉穿过小操场:“这里是小操场,那边是游乐场,后面还有一个海洋球。”

早上第一节课,太阳花幼儿园的小朋友们正在各自老师的带领下做游戏。

园长说:“你带的小花蕾班就在走廊尽头第二间教室,王老师下个月就要生了,今天最后一天来上课,你可以先跟着她熟悉熟悉情况。”

她话音刚落,就听幼儿园门外传来一阵急刹车的声音。

尹昉闻声扭头去看。

便见一台出租车停在了幼儿园门口。

一个穿着红裙子,戴着红帽子,背着红书包的小姑娘从车上跳下来。

没走两步,就见司机探头喊他:“黄喵喵,你的水壶!”

他说着,从车窗递出一个水壶。

黄喵喵根本没理她,气鼓鼓地进了幼儿园。

司机有点急了,拎着水壶从车上下来,迈开了长腿就要追她。

黄喵喵听到身后的声音,撅着嘴,背着书包拔腿就跑。

司机喊她:“黄喵喵!喵喵!”

园长迎上来:“黄先生,送喵喵上学啊。”

黄先生有点不好意思:“不好意思啊院长,今天又迟到了。”

园长看了眼黄喵喵气鼓鼓的背影:“父女俩还没有和好啊?”

黄先生挠了挠脑袋:“喵喵脾气犟,随我了。”

他把黄喵喵的水壶递给院长:“麻烦院长把水壶给她带进去。”

园长顺手把水壶给了尹昉:“尹老师,喵喵是小花蕾班的学生,你正好和喵喵的爸爸认识一下。”

园长朝黄先生介绍道:“黄先生,这是新来的尹老师,他以后接替王老师,带小花蕾班。”

尹昉笑着朝黄先生伸出手:“黄先生你好,我叫尹昉。”

黄先生愣了一下,忙不迭的用两只手握住了尹昉的手:“我叫黄景瑜。”

他说:“我们喵喵,就麻烦尹老师多费心了。”


黄景瑜开着出租车绝尘而去。

尹昉抱着黄喵喵的水壶和院长往教室走。

园长说:“黄先生这个人,看着有点马虎,但人是很不错的。”

尹昉默默地听着,也没接话。

他俩进了走廊,园长又说:“就是工作太辛苦,又要赚钱,又要照顾女儿,难免有些地方顾及不到。”

尹昉愣了一下:“喵喵的妈妈呢?”

园长说:“喵喵没有妈妈,一直以来,都是黄先生一个人照顾喵喵的。”

尹昉问:“是离婚了吗?”

园长说:“我不清楚。”

她说:“没有人见过喵喵的妈妈,大家也都不好意思开口问。”

他俩站在小花蕾班的教室门口,透过门上的玻璃朝里面看。

喵喵坐在最后一排,脑袋上杵着个歪歪扭扭地马尾辫,正拍着手跟小朋友们一起唱歌。

尹昉盯着她看了一阵,又问院长:“您刚说他们父女还没有和好,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

园长闻言,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一个月前,有一天,喵喵忽然不肯叫黄先生爸爸了。”

尹昉一怔:“为什么?”

园长摇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她说:“她只肯叫黄先生的名字,而且变得很爱发脾气,就好像忽然变了一个人一样。”

尹昉诧异:“有跟黄先生聊过吗?”

园长说:“当然,可是黄先生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她有些无奈:“我们也问过喵喵,不过什么都没有问出来。”

尹昉叹了口气:“黄先生一定很着急吧。”

园长说:“谁说不是呢。”

她摇摇头:“单亲爸爸呀,哪儿是那么好当的。”

尹昉转头盯着黄喵喵看了一会,也忍不住道:“单亲爸爸的小孩,也不好当啊。”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7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