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llle

【瑜昉】决战二世祖 3

墙纸:

5

黄景瑜周末去澳门看赛狗。

8只格力犬身披战衣,在赛道前跃跃欲试。

黄景瑜举着酒杯靠在包房里,一扭头,就看到尹昉从隔壁包房探出了半个身子。

黄景瑜喝了口酒同他打招呼:“尹先生,这么巧?”

尹昉回头看他,倒也没有意外:“这么巧。”

黄景瑜凑了过去,俩人隔着柱子站着。

难得假期,尹昉也没有抓头发,顶着头软趴趴的头发,穿着件普通的T恤。

黄景瑜盯着他,上下刮了几刮,又问道:“尹先生居然会来赌狗?”

尹昉回头:“我不能来赌狗吗?”

黄景瑜说:“也没有。”

他说:“只是你这种青年才俊,居然也喜欢这样消遣?”

尹昉答非所问:“你买几号?”

黄景瑜说:“我买五号独赢。”

尹昉说:“五号状态不好,不如买八号咯。”

黄景瑜转身走到投注口,从钱夹里掏出几张纸钞:“买5千块八号独赢。”

尹昉好笑:“你真的买啊?”

黄景瑜说:“我信你啊。”

赛道里一声枪响。

格力犬奔驰如风如电。

观众席上的尖叫声此起彼伏。

尹昉看了眼赛道,又看了眼隔壁的黄景瑜。

黄景瑜捏紧了酒杯,也顾不上喝酒了,视线死死地追着赛场上的八号赛犬。

最后一个转弯。

八号一马当先,第一个冲过了终点。

观众席上的欢呼声和叫骂声响成了一片。

黄景瑜一握拳头:“赢了!”

他仰头喝光了杯里的酒,回头便见尹昉正抱着怀盯着自己。

黄景瑜说:“我有这么好看?”

尹昉说:“没。”

黄景瑜问:“那你还这样盯着我。”

尹昉笑了笑,朝他伸出手:“恭喜啊,黄公子,五千眨眼间翻到五万,真是生财有道。”

黄景瑜握着他的手,十分谦虚:“全靠尹先生的点拨。”

他忽然想起了什么:“那你买的几号?”

尹昉说:“我没买。”

黄景瑜一怔:“那你来赛狗场做什么?”

尹昉笑了笑,也不说话。


5

散场的时候黄景瑜和尹昉走散了。

他从包房里出来。

远远地看着一堆记者把尹昉围在正中间。

一个麦克风戳在尹昉面前。

记者问:“尹先生,请问你为什么要出资救助这些赛犬呢?”

尹昉说:“大家都知道,澳门赛狗场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了。”

他彬彬有礼:“这几十年来,赛犬给我们带来了无数财富和快乐,现在赛狗场要结业了,这些赛犬无人认领,只能被送往救助中心,实施安乐,动物的生命和人的生命一样都是平等的,我们没有权利在利用它们获取财富之后将它们无情的抹杀,所以我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,黄景瑜从人群里挤了进来,一拉麦克风说道:“所以尹先生和我,捐款500万,用于救助这些退役赛犬,同时也将成立保护流浪动物的基金会。”

尹昉和在场的记者都被吓了一跳。

有记者认出了他,小声叫道:“是黄公子啊!”

镁光灯和镜头一起转向了黄景瑜。

黄景瑜一把搂住了尹昉的肩膀:“生命都是平等的,在此,我和尹先生也呼吁市民朋友,尊重生命,保护我们城市中的小动物。”

尹昉抬头看了眼黄景瑜。

黄景瑜垂着眼看了看他:“尹先生还有没有什么话想说?”

记者们把麦克风又转到尹昉嘴边。

尹昉笑了笑:“多谢,不过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。”

他双手合十:“今天的采访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

6

黄景瑜带着早报一大早去中环找尹昉。

前台认出了他。

带他从尹昉专用的电梯上到了顶楼。

尹昉的秘书带他进了会客厅。

咖啡喝到第三杯。

尹昉终于开完了会。

秘书和他打招呼:“尹先生,有位黄先生找您。”

尹昉隔着玻璃窗看到黄景瑜的背影,他皱了皱眉:“他怎么上来的?”

秘书说:“黄先生说要和您谈一谈关于流浪动物保护基金的事,所以前台就带他上来了。”

尹昉点点头,系好纽扣,推门进去:“黄公子,看什么呢?”

黄景瑜回头看他:“我发现你办公室对面,正好是我们家公司的大楼。”

尹昉不置可否:“黄公子大驾光临,有何贵干?”

黄景瑜掏出一张支票:“我来送昨天说好的那五百万。”

尹昉盯着支票,挑了挑眉毛:“不是五百万吗?”

黄景瑜笑了一下:“我怕五百万不够,尹先生需要多少,自己写。”

尹昉盯着他看了三秒,朝门外喊:“Amy。”

女秘书推门进来,收好了支票。

尹昉说:“黄公子真是慷慨。”

黄景瑜说:“做好事嘛,义不容辞。”

尹昉说:“再帮黄公子添杯咖啡。”

黄景瑜说:“对了,你有没有看今天的早报?”

尹昉翘起一条腿,没有接话。

黄景瑜把报纸摊在他面前。

头版头条,印着他和尹昉对视的照片。

尹昉看了一眼,点点头:“拍的不错。”

黄景瑜笑了出来:“我也觉得,所以我让人去印厂,把今天的早报全买了。”

尹昉一怔:“什么?”

黄景瑜坐在沙发上,也翘起了脚:“现在他们正在全港各个地铁站、学校、邮局、银行、医院、便利店免费发这张早报。”

他说:“今天,我要香港的所有人,都看到这份报纸。”

评论

热度(782)